花心的Bael

小闪你可长点心吧!@( ̄- ̄)@吃狗粮都不自知!
PS.想要大超的抱抱。。。会不会被蝙蝠镖插脑?

Hunnnnnnnnnger:

_(:зゝ∠)_
感觉老爷整部电影都是处在愧疚当中啊……
真想看超亲口和他说这个

闪电侠,分分钟截成表情包😂

时读:

做了正联的角色问卷
蝙超提及
写漏一句 哥谭大学,可能这辈子都毕不了业

亨超:抱歉,没有氪石的打架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看完电影了!!!我的蝙超魂啊!!!!!!!官方大手啊!!!!
大超说我认识你还有Do you bleed时,我忍不住叫了一声,事后假装镇定真的老尴尬了。。。
激动的想写文!!!
PS:电影版的大闪也好萌!有成团宠的趋势!【推眼镜】

专访

大超是个隐藏的戏精啊23333

白玉菇:

克拉克要迟到了,他的自行车在路上突然掉链了。


克拉克一个没保持住平衡,差点当街飘了起来,把自己身份给暴露了。


好在他马上意识到自己还在马路上,瞬间又调整重心,往地上倒去。


虽然一点感觉都没有,但他还是摆出一副龇牙咧嘴的表情,十分完美地呈现了一个摔倒在地上的柔弱普通人的形象。


最后他当然是推着车,在保安“祝你好运”的目光下走进公司的。


出人意料的是,佩里的怒吼没有来,工作的事来得更快。


 


“哥谭韦恩集团董事长的专访,明天就出发,没问到什么劲爆的东西就别回来了。”


 


“你一个人去哥谭?!”露易丝不敢相信:“哥谭那么凶险,就你这个样子,一个人去还回的来吗?”


…………


虽然一直以来自己都为克拉克塑造了一个比较胆小,虚弱的形象,但克拉克很想告诉露易丝,自己真的没有她想的那么柔弱。


 


第二天露易丝亲自送克拉克到火车站,嘱托了一大堆在哥谭保命的技巧,事无巨细地教他怎样在遇到危险的时候丢出钞票然后跪地求饶,最后依依不舍的目送克拉克坐着火车离开,活像一个害怕女儿嫁出去以后受欺负的老母亲。


克拉克哭笑不得,露易丝不知道自己是超人,如果她知道,肯定就不会这么担心了。


不过克拉克已经决定了不在哥谭以超人的形象露面,哥谭已经有蝙蝠侠了,联盟顾问是不会喜欢自己没事干跑到他的哥谭去铲除邪恶,伸张正义的。


 


而事实是,克拉克根本就没有机会去哥谭的大街上见识一下露易丝口中所说的“危险”,他一下火车就马上又上了轿车。


没错,韦恩集团总裁先生的轿车。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就上了车的,按道理他应该先去酒店放好行李,再联系总裁先生的秘书协调专访时间才是,但是刚才,总裁先生就站在他面前,摆出一副“你要是不上车就是不给我面子,你不给我面子我就不给你专访”的表情邀请他去吃饭。


 


“反正都到饭点了。”总裁先生的理由无懈可击,克拉克除了上车别无他法。


 


总裁先生特别亲民地亲自开车,克拉克特别尴尬地坐在副驾驶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按道理作为一名记者,与自己的采访对象待在一起的时候竟然冷场,这是十分没有职业素养的,但是……


克拉克瞄了一眼总裁先生的侧脸。


面无表情,死气沉沉。


……还是不要打扰总裁先生开车了吧,安全最重要,嗯。


 


事实上克拉克发现总裁先生其实并没有他想的那样“生人勿近”,反而十分的健谈,还很风趣。在吃饭的过程中克拉克不止一次地感慨总裁先生不愧是接受过无数采访的公众人物,接话茬的能力比他这个记者还熟练。


不过……


虽然和总裁先生在饭桌上聊的话题是挺多的,但和佩里口中“劲爆的东西”比起来还是差太远了,克拉克默默地解决着自己盘子里的食物,心里都盘算好了。


吃完饭以后就准备开始问的话,三四十分钟应该就能搞定,没准他还能赶上最后一趟火车回去。


完美。


然而,计划总没有变化快,生活总是变幻莫测,令人难以捉摸。


克拉克看着总裁先生放下酒杯,还没来得及询问是否可以开始专访,总裁先生就先说话了。


“我们走吧。”


走?走去哪?


等一下,您专门把这家饭店包下来就真的只是为了吃饭?不想顺便把专访的事也搞定了吗?


“哦,好。”


克拉克以“总裁先生做什么都有人家的道理”为由说服自己再次钻进总裁先生的豪车。


 


克拉克坐在车上思考了一下,觉得总裁先生在开车的时候总是板着一张脸应该不是没有原因的。


可能是刚学会开车没多久,上路的时候要比较专注吧。


嗯。


而且总裁先生的心情明显比刚才好了一点,还会有一搭没一搭的跟克拉克聊天,克拉克拘谨地回应着,好像真正接受采访的人其实是自己一样。


 


等他终于把注意力放到窗外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离哥谭市中心很远了。


总裁先生把车开进一座巨大庄园里,克拉克有些好奇地隔着玻璃往前方张望,只能看见一位老人直挺挺地站在门口,好像早就知道他们会在这个时候回来一样。


克拉克心下一动,用了透视眼。


他简单地扫了一眼庄园,惊讶的发现,整个庄园,除了这位穿着像管家的老者以外,再没有别人了。


这么恐怖的吗?!


他突然想起露易丝的话。


“哥谭是一个很乱的地方,有些人看上去衣冠楚楚的,其实是个变态,你去了一定要小心。”


不是吧?


克拉克再次瞄了一眼旁边的总裁先生。


依旧地面无表情,但是在克拉克眼里不知怎么变得不怀好意了起来。


难带连这种表面光鲜亮丽的公众人物背地里也会做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吗?!


以专访为借口把无知的记者骗过来,然后悄无声息地杀掉?


哥谭已经乱到这种程度了吗?


克拉克觉得很有可能。


特别是看到老者意味深长的笑容之后。


“下车吧。”总裁先生说。


克拉克坐在车里给自己做了一会儿心理建设。


别怕,克拉克!你是超人啊,你钢铁之躯啊!你力大无穷啊!对方才两个人而已,你动动手指就能把他们撂倒啊!


 


然而,正所谓这世界总能给你带来一些出其不意的发展。克拉克被圈在总裁先生怀里的时候,终于理解了句话。


这已经不是把人撂倒就能解决的问题了。


他觉得总裁先生可能并不是想杀他。


他可能是想睡他。


拉奥啊,那还不如杀了他吧。


先生,这位先生,请问您这是要把我往卧室里带吗?


麻烦您矜持一点!


我们这才第一次见面呢!


手,手手手,总裁先生的手摸上来了!


克拉克推着总裁先生的肩膀,要从他的怀抱里挣脱出来,然后突然意识到一件事。


克拉克!醒醒!你是超人啊,你钢铁之躯啊!你力大无穷啊,你轻轻一推总裁先生就从房间这头飞到房间那头了啊!


但是!


只有超人才能把总裁先生从房间这头推到房间那头啊,克拉克可是一直保持着身娇柔弱易推倒的人设啊。


而且他的制服还放在公寓里呢!


再说,把总裁先生推出去以后该怎么解释呢?


 


对不起,其实我是超人,请您放尊重一点。


 


???


这么草率地告诉别人自己的真实身份真的没问题吗?


 


然后呢?潇洒地飞出窗外,回大都会去吗?


呵呵,明天就上头条。


 


《震惊!昨夜花花公子布鲁斯·韦恩的庄园中突然飞出一人,他竟然是?》


《超人昨晚现身哥谭!衣衫不整,面色潮红……》


《超级英雄与普通人之间的故事,到底是畸形的爱还是一场误会?》


《超人原来是星球日报的一名记者,他曾写过的文章有……》


 


可能以后他再以超人的身份救人,别人都不叫他超人了。


“看!那个差点被布鲁斯·韦恩上了的人来了!”


 


丢人吧你就。


以后还怎么面对联盟的战友们。


这主席还当不当了。


 


可是……


克拉克在纠结中被总裁先生推到床上。


难道就这样甘愿被人糟蹋?


其实,摸着良心说,总裁先生长得帅又多金,是个花花公子,每天有多少美女想和他上床都没机会呢,人家愿意找你那是看得起你。


克拉克在心里试着说服自己。为了保住超人的秘密身份,你就委屈一下。


 


可是这也太委屈了吧,明明可以挣脱逃走,还是要留下来跟总裁先生做这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他突然想到玛莎曾经跟他说过,当超级英雄就要有做出牺牲的准备。


…………


当初怎么不说清楚还有这种牺牲呢?这牺牲得也太大了吧?


他又想到了联盟的顾问,哥谭市的黑暗骑士蝙蝠侠。


蝙蝠侠,你地盘里最有钱的那个花花公子正在强迫别人跟他潜规则呢,你不打算过来管管吗?


随便来个人,救救这个孤苦伶仃的小记者吧。


 


随着总裁先生动作的深入,克拉克的脑子越来越乱,简直像一锅被煮得稀烂的白粥,只能往外翻滚出一些毫无意义的念头。


推开他吧,没必要为了一个秘密身份放弃自己的贞操…


可是这样在床上公开身份是不是太掉价了…


还幻想着到时候能非常帅气地告诉世界克拉克是超人呢…


梦想破碎了…


 


纠结来纠结去,直到总裁先生把他的裤子都脱了还没有纠结出什么结果,克拉克最后放弃了。


就这样吧。


裤子都脱了,还能怎么办?


都已经到最后一步了,再把总裁先生推开,那也太不道德了。


克拉克释然了,最后干脆配合起总裁先生来。


 


因为自己体质特殊,克拉克对于总裁先生在床上的一些情趣十分难以理解,比如总裁先生在他屁股上打的那些巴掌。


真的没感觉。


可是为了不暴露自己的身份,克拉克还是要配合着叫出来。


还要叫得特别有技巧,要叫得黏黏糊糊,春意盎然,好像真的很有感觉一样。


克拉克把脸埋进枕头里,这下彻底没脸见人了。


差不多半个晚上克拉克都在尽力压制自己的力量,双手死死地抓着床单微微颤抖,不敢碰总裁先生一下,生怕自己一个没控制住就把总裁先生的手臂给捏折了。


从来没有过过这么累的一个晚上,克拉克觉得自己的钢铁之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等一切终于结束了,克拉克还迷迷糊糊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


专访还没拿到呢!


现在都这个点了,总裁先生早就把这件事抛到九霄云外了吧。


克拉克很绝望,不知道明天该如何面对主编。


 


佩里:昨天的专访怎么样啦?都跟总裁先生干什么去了?


克拉克:跟,跟总裁先生睡觉去了。


……


……


永别了,星球日报的工作。


克拉克现在彻底睡不着了。


他从床上爬起来,坐在床边看着总裁先生陷入了沉思。


饭也陪你吃了,觉都陪你睡了,这个专访说什么都要拿下来。


 


总裁先生被盯得不舒服,第二天早早的就起来了,睁开眼就看到小记者坐在床边看他。


“早安,这么早就醒了啊。”他说。


压根就没睡,谢谢。


克拉克有些紧张地看着总裁先生从床上坐起来,踌躇地组织着语言:“额,那个,那个我……”


“把衣服脱了。”


???


克拉克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我让阿福给你准备了一套新的,你等一下换那套。”总裁先生说。


“哦,好,”克拉克把心揣回肚子里:“还有那个专……”


“你等一下要回大都会是吧,我到时候送你。”


“哦,那真是麻烦您了,”克拉克说:“那我的那个……”


“去吃早饭吧,阿福已经准备好了”


“……哦。”


 克拉克有些无力,他跟在总裁先生后面走进餐厅,在管家锐利的“吃饭的时候不说话”的目光下如坐针毡地吃完了早餐。


最后他坐上总裁先生的车,在绝望中回到了公司。


克拉克有些自暴自弃,他拉开车门就想走,又被总裁先生拽了回来。


“那个专访的事,现在也没有时间了,我已经跟你们主编说了推迟一下,等我下次有空的时候再说吧。”


“好,好的。”克拉克连忙答应。


等他目送着总裁先生离开的时候才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


 


露易丝知道克拉克在哥谭呆了一整天却没拿到专访之后眉毛都要飞到头发里面去了,双眼投射出八卦的精光。


克拉克根本不敢去看露易丝的眼睛,只是暗暗地下定了决心。


下次再见到总裁先生,一定要开门见山,先拿到专访再说。


 


当然,这个专访被推到了下个星期,之后又被推到下个月,一直往后推了五六个月,主题才终于定下来。


 


《震惊!哥谭市花花公子浪子回头终订婚,对象竟然是他?》


 


没错,克拉克写的。


布鲁斯没有理会他这篇报道写得有多无厘头,多不可信,还很有兴致地在克拉克面前朗读了一遍。


克拉克双手捂着脸,挡住了从眼睛里喷薄而出的热视线。


布鲁斯念完报道,去掰克拉克的手,看到他眼睛红红的,说:“怎么啦?还不好意思啦?这不是你自己写得吗?”


没有不好意思,真没有。


 


克拉克突然被抱住,布鲁斯的声音从头顶传来:“没想到我们真能走到这一步,第一次的时候我还怕你会拒绝我。”


克拉克:…………


克拉克:我当时是挺想拒绝来着……


 


不过已经没关系了,克拉克抬手抱住总裁先生,把额头抵在总裁先生的肩膀上。其实,他现在觉得自己蛮幸福的,不管第一次的时候自己有多不情愿,但是最后的结果他还是很满意的。


克拉克就这样抱着他的总裁先生,安静的享受着美好的二人时光。


……


…………


先生,这位先生,请问您这是要把我往卧室里带吗?


克拉克叹了一口气。


今晚注定又是个不眠夜。


 




END


**********************************


 


超人:蝙蝠侠,能不能麻烦你给我一个红太阳灯,小台灯那样的就行了,我有用。


蝙蝠侠:当然。


 


克拉克(拿出红太阳灯):亲爱的,你看我买了一个新的台灯,你就把它装在床头吧,以后每天晚上都开着。


布鲁斯:………我好慌。





我爱的人不是我的爱人(9)

我今天把马律师加进来了!我能说我喜欢红组吗?
红组就是马律师+小虫+死侍!

OOC预警

纽约,曼哈顿街头
“抱歉,打扰一下。”一个穿套衫的卷毛拍了一下Peter。
“嗯?有什么事吗?”Peter摘下耳机,用疑惑的眼神看着那个卷毛。
“我是新来到这里的,迷了路。我想去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你能帮我指下路吗?”
卷毛面无表情。
Peter虽然疑惑,但还是接过卷毛手中的地图,为他指路。
“Hello?你在听吗?”Peter注意到卷毛并没有看地图,而是一直在盯着他。
卷毛听了这句话,点点头。
Peter觉得这个人很古怪,但也只能继续为他指路。这回卷毛没有走神,听的很认真。
“谢谢。”卷毛点点头。
“emmm。。。不客气?”Peter摇摇头就走了。
一直在一旁偷窥的Dustin冲到卷毛的旁边,“Mark?!Seriously?!你演技太差了!!!”
Chris跟在Dustin身后,用一种你智商又被狗吃了的表情,同情的看着Mark,然后就把还在恨铁不成钢的Dustin拽走。只留Mark一个人在风中懵逼。

地狱厨房街头
“Peter!”一位盲人离着很远开始叫Peter。
“Matt?”Peter认出了那个盲人,搭住了他的肩膀,“说来也奇怪,你一点都不像盲人。”
Matt笑了笑,“我虽然是个盲人,但我‘看’到的东西可比一般人多。”
“是是是,你最厉害了!”Peter笑着把人推回了公寓,“说真的,你该考虑考虑为我们这些‘盲人’准备亮一点的灯。”Peter摸索着打开了灯的开关,但这并没有改善屋内黑暗的现状。
“除了你,我这并没有什么来客。”Matt耸肩,调侃Peter,“不过大少爷你只要吩咐,我就找人来装。”
“Oh,Shut up。”Peter翻了个白眼。



中央公园酒店
“我接下来该怎么做?”Mark问Chris。
Chris叹了口气,“Mark,我问你,你为什么来纽约?”
“为了见Wardo。”Mark回答的没有迟疑。
“你为什么要见他?”Chris继续问。
“因为他不记得我了,我们是朋友。”Mark还是没有犹豫。
“Mark,你不会相信在你做了那些事之后,Wardo还会把你当朋友吧?”Chris惊讶。
“为什么不?”Mark疑惑,“那些只是商业决策,我觉得不会伤害我跟Wardo的友谊。”
“Fuck you!Mark!Fuck you!”
Mark被突然发飙的Chris唬的一愣。
Chris深呼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自己的心情,“Mark,放过Eduardo,放过你自己吧。”看着Mark毫无波动的脸,Chris头也不回的出了Mark的房间。



PS:明天去看正联!!!!!!好开心!!!!!!

出门右转精神科,谢谢(2)

OOC预警

伦敦惠灵顿医院
“早上好,芙瑞亚。”梅林一边笑着跟来人打招呼,一边换上自己的白大褂。
“你和我说实话,你跟兰斯洛特是不是有点什么?”芙瑞亚笑的很邪恶。
“什么?”梅林有点懵。
“还装!天天都送你来医院。”芙瑞亚使劲拍了一下梅林的肩膀。
“Ouch!”梅林揉了揉被拍痛的肩膀,“就你这样,以后谁能娶你?”
“略略略”芙瑞亚冲梅林做了个鬼脸,然后大摇大摆的从男换衣室出去了。
梅林看着芙蕾雅得意的背影,摇头笑了笑。

“梅林,总算找到你了!刚才急诊接到个电话,亚瑟·潘得拉贡受了枪击!正在送往医院的路上。”芙蕾雅冲进患者的病房。
梅林把护士长拉到走廊,“亚瑟·潘得拉贡?那个亚瑟·潘得拉贡?”
“是啊,这会估计已经快过来了。”芙蕾雅焦急的说。
“那还愣着干什么?去手术室!”

手术室。
“亚瑟·潘得拉贡,三处枪伤!”
“快,把他放在手术台上!”
“1.2.3”
“亚瑟·潘得拉贡?听得到我说话吗?”梅林拍了拍亚瑟的脸,“听到就握一下我的手指。”梅林把自己的手指放到亚瑟的手上,不一会就感觉到了轻微的颤动。
“患者还有意识,快!开始麻醉!”梅林转过身,冲着亚瑟说,“相信我,一切都会好的。”
亚瑟在失去意识的最后一刹那,感觉自己仿佛看到了天使。

3小时后,手术室外。
“亚瑟怎么样了?”一个全身上下都是高档首饰但是违和感满满的人过来询问。
梅林闻到了那个人身上呛得过分的脂粉香味,不觉皱了皱眉头,“你是?”
“啊,我是他的女朋友。”格温扭捏了一下。
“不,她什么都不是。”莫嘉娜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格温,“我是亚瑟的姐姐,能告诉我亚瑟怎么样了吗?”
“目前他的状况比较乐观。过了今晚,就过了危险期。后期住院观察就好。”梅林尽量把注意力放在眼前的莫嘉娜身上,而不去注意莫嘉娜身后的号称是亚瑟的“女朋友”的人。
“梅林?”兰斯洛特和另一个陌生男子一起过来,但那个陌生男子直奔亚瑟的“女朋友”,“格温,你还好吗?你有没有受伤?”
梅林抬头用疑问的眼光看着兰斯洛特。兰斯洛特把梅林拉到一边去,为他解释:“那是高汶,跟格温有点不清不楚。”
“格温。。。她不是亚瑟的女朋友吗?”梅林有些疑惑。
“Well,那不妨碍她跟别人不清不楚啊?”兰斯洛特用不屑的眼光看着格温。
梅林对格温的印象也越来越差。
“格温,你先回去吧。等亚瑟醒了,我给你打电话。”高汶叫人把格温送出去。
这时高汶注意到了梅林的背影,想去询问一下亚瑟的状况,但在他看到梅林的正脸时,一愣,差点忘记了本该出口的话,“我是高汶,你是?”
“梅林,现在是亚瑟的主治医生。”梅林伸出手准备意思一下握握手,但高汶的举动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没料到。高汶竟然行了个吻手礼!
“兰斯洛特你认识这样一个大美人!你却不告诉我,太不够哥们了吧?”高汶坏笑的搭着兰斯洛特的肩膀。
本来已经石化的梅林,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不禁骂到:“你脑子有病吧?”

解释一下,格温是用圣杯来诱惑亚瑟,高汶,兰斯洛特的,但是圣杯是有主人的,这个主人是梅林,所以一切咒语遇到梅林就会解除。。。

好吧,我只是在瞎掰╮(╯▽╰)╭
顶锅盖逃走

出门右转精神科,谢谢(1)

先发一篇试试水。。。
现代AU
OOC预警

看过哈利波特的大家一定很熟悉梅林这个人物,主角们口中总是三句不离“梅林的吊带丝袜”“梅林的臭袜子”,而在英国伦敦也有这么一个独一无二的梅林。他与书中的梅林有一个共同点,都会魔法。

早上的伦敦,一如既往的阴晴不定。
“梅林!莫得里德!起床了!”妮姆薇一如既往的大喊。
“早上好,姐姐。”梅林从楼上蹦跳着下来。
“Morning!梅林。”妮姆薇微笑着亲了一下梅林的头,然后帮他正了正领带。然后脸色一变,继续叫到:“莫得里德!再不起床上学该迟到了!”
一个身影磨磨蹭蹭的从楼上蹭了下来,嘴里嘟嘟囔囔的,“大早上的吵吵闹闹的,不让人睡懒觉。”
妮姆薇气极反笑,“开学第一天,你敢迟到你试试。”说完便去扭莫得里德的耳朵。
“哎哎哎!别动手啊!淑女形象!”莫得里德挣脱了妮姆薇的魔爪,逃到了梅林的身后,“梅林早上好!一会能不能搭个顺风车去学校啊?”
“那你要问问兰斯洛特了!”梅林轻轻掐了一下莫得里德的鼻子。
“那肯定行了,兰斯哥哥第一疼你,第二疼我,他肯定会同意的。”莫得里德坏笑道。
“哼╭(╯^╰)╮”妮姆薇冷哼了一声,“明明是爱屋及乌。”
“喂!你说谁乌鸦呢?”
“说谁自己心里不清楚吗?”
梅林默默的端着属于自己的那份早点离开了战火中心。
梅林的早餐时光,就在姐姐与弟弟的争吵声中平静的度过了。

Pendragon大厦
“你知道吗?有时我真的想让亚瑟看看眼科去!还有高汶!这是什么在上流社会出现的传染病吗?看看格温长的那个样子!就是不提外貌,再看看格温在他们两个中间摇摆不定的样子?心里没点13数吗?”莫嘉娜一口气吐槽吐了个干净。

米希安(米线公主)淡定的给莫嘉娜倒了杯茶,“兰斯洛特就没事啊。”
“说来也奇怪,我听说我那个蠢弟弟和高汶是同一天‘爱’上格温的,当时兰斯洛特也在,亚瑟还说也不知道兰斯洛特怎么抵挡住格温的‘魅力’的,我当时就呕了你知道吗!”莫嘉娜喝了一口茶,“在我看来只有兰斯洛特的审美是正常的。”
“相信我,不止你一个人这么认为。”米希安耸肩。

我黑了滚娘,我道歉【土下座】
剧情需要!!!

出门右转精神科,谢谢

emmm,下定决心想写个AM现代AU,带兰梅,高梅,ALL梅!

人物简介:
亚瑟,英国首富之子,标准富二代。
梅林,急诊医生。
Emrys,梅林的第二重身份,英国皇室御用魔法师,最伟大的魔法师!他的真实身份鲜有人知。
兰斯洛特,军二代,他的父亲掌握英国军权,与梅林青梅竹马,为人友善。知道梅林就是Emrys。
高汶,英国贵族,与亚瑟自幼相识。
莫得里德,梅林的弟弟,十足的兄控。也拥有魔法。
妮姆薇,梅林的姐姐,十足的弟控!【两个弟弟都控。。。最控梅林】古魔法继承人。
莫嘉娜,亚瑟同父异母的姐姐,对亚瑟恨铁不成钢,十分喜爱梅林这个弟媳。
格温妮尔,意外得到圣杯,蛊惑亚瑟跟高汶与她相爱,利欲熏心。意欲蛊惑兰斯洛特,可惜兰斯洛特受Emrys保护。【对不起,让滚娘黑化了。。。】

看人物简介就知道有多OOC了。。。
看大家想不想看了,不想看就不写了,毕竟我还有篇ME的坑没填完【捂脸】

来来来,发个帖,征求个脑洞!
在AM粮越来越少的现在。。。。我想写个现代AU
嗯!作为一个all梅子爱好者。。。想写亚瑟,兰斯洛特,高汶追梅子【没错我就是个梅子控!】
大家有没有什么好的角色啥的,评论给我。

记得以前有一个大大写过眼科医生梅,和贵族公子瑟。。。但是坑了!!!【无比怨念】
这个大大的那篇文给我的影响超大的!!!
再次怨念!
@刃笑
要不,大大。。。你考虑更下新?【跪地】

我爱的人不是我的爱人(8)

我又来了!!!

惯例的OOC预警

这次私心带了箭闪【捂脸逃走】

纽约机场
“Mark冷静,你现在不能去见Eduardo!”
Chris拦住有些癫狂的Mark。
“为什么?他都不认识我了,我为什么还不能去找他?”Mark有些不耐烦。
“正因为他都不认识你了,所以你更难靠近他!”
“Why?”
“你没看新闻吗?”Chris从背包里拿出报纸递给Mark,“你看看头版。”
Mark接过报纸,看了一眼照片,满脸惊愕,“谁是Peter Parker?为什么Wardo要叫这个名字?还有他是怎么跟钢铁侠混到一起去的?养子?”Mark把报纸扔给Chris,“这都是什么?我不管,我要去见Wardo!”
“不行,你现在根本接近不了Eduardo。你再等等,一周后有一个Stark工业的科技展!Stark一家都会去。”Chris拦住暴走的Mark。
“包括Wardo?”Mark抬眼看Chris。
Chris点点头,“包括Wardo。”
“你不能叫他Wardo!Wardo是只有我能叫的!”
Chris翻了个白眼,“OK,我保证Eduardo也会去。”

一周后的Stark工业科技展。。。
“看看这是谁?这不是哥谭的白马王子吗?怎么有空来纽约了?”Tony一脸讥讽的带着队长和Peter走过去。
“好久不见,队长。”Bruce没有搭理Tony,对着Steve打招呼,然后又用询问的眼神看着Peter。
“Mr.Wayne,这是Peter。我的养子。”Steve脸上挂着礼貌的笑容。
“Mr.Wayne很荣幸见到你。”Peter礼貌的伸出手。Bruce回握了一下。

角落里
“那个是Wardo?”Mark紧盯着与Bruce握手的Peter,“他看起来更开朗了一点。”
“是啊。”Chris意味深长的看着Mark。

“Mr.Kent,很高兴见到你。”Peter向Bruce身边的Clark打招呼,Clark冲他点了点头。
“喂!你们不能无视我!”Tony气的跳脚。
Steve瞪了一眼Tony,Tony顿时就怂了。
“Peter!”远处有人叫他,是Harry和Barry,“原谅我失陪。”
“Harry!Barry!你们怎么凑到一块的?”Peter笑着拥抱了两个人,然后他注意到了Barry身旁还站着一个人,“Peter Parker,很荣幸认识你,Mr.Queen。”
“哇!Peter,你怎么会认识Olie?”Barry很惊讶。
“Barry,我也是会听到八卦消息的好吗?”Peter对Barry的反应感到好笑。
“但是八卦消息都是假的,对吧,Olie?”Barry好像求证一样的看着Oliver。
Oliver用宠溺的眼神看着Barry,然后拍了拍Barry的脑袋,“当然不是真的。”

Peter看着Oliver和Barry有些发愣,Harry捅了他一下,戏谑的看着Peter,“怎么样?我这还有墨镜,要不要来一个。”
Peter笑着锤了一下Harry,“Screw you。”

还是那个角落。。。
“Wardo旁边的人是谁?”此时Eduardo对着Harry明媚的笑容仿佛如针一般扎着Mark的心。
Chris看了一眼Mark,叹了一口气,“那是Harry Osborn,奥斯本集团的总裁。是Peter的发小。”
“Wardo不认识他的!”
“Mark,你不能这么断言。你从来没有了解过Eduardo的过去。”Chris又叹了口气,“说实话,我们都没有了解过,我们连想都没有想过。”

emmm。。。为啥我写的马总像是个偷窥狂【惊恐】
算了算了。。。【顶锅盖逃走】